平台对品牌更多的是机会

平台对品牌更多的是机会

640.webp (2).jpg

       今天朋友圈的隔空豪赌一个亿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事情经过我就不再说了,想必很多人会好奇像我这样平时斯斯文文的一个人,怎么也会来撕逼,可能很多人表面上看是韩束陈育新自摆乌龙,我于过激动,其实不然,这件事的背后有着很多大家不为人知的一面。


       首先我想声明一下,今天的事情不针对韩束品牌,韩束CEO吕义雄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企业家,四年前韩束年销售额才3亿,如今年销售额快50亿,增长速度超过互联网,吕义雄可谓是一代枭雄,我本人也十分敬佩,今天之事只针对陈sir本人以及传统微商。


       可能大家还不清楚陈育新到底是谁,但我要说朋友圈天天刷屏卖面膜大家肯定知道,而陈育新正是这些乱象的背后的操盘手,陈育新对外头衔是韩束微商CEO,几乎我们看到的朋友圈里所有卖的韩束的产品都是出自他之手,首先我不得不配服陈sir的操盘能力,在短时间内就把韩束打造成了微商品牌NO1,但其野蛮生长之后给行业带来的问题却是很多人不曾思考过,所以今天与其说我跟陈育新撕逼,还不如说平台微商与传统微商撕逼。


       传统微商是指不断发展下线代理,通过让代理囤货来形成商品销售的一种模式,这也是微商最为受质疑和争议的一点,这种模式最早应用的是俏十岁,也就是说俏十岁是微商的鼻组,随后各大品牌看到这种模式能在短时间能快速形成巨大回款,纷纷采用,原本负责韩束聚美京东渠道的陈育新看到这种模式之后,迅速成立起自己的微商团队,由于韩束财大气粗,通过投放大量的广告以及明星代言,再加上本身品牌也不错,迅速招募了大量微商团队,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以朋友圈刷屏为主要手段的销售网络,卖卖面膜也就罢了,然而我们看到的朋友圈刷屏还不仅于此,朋友圈刷屏通常可以总结为四点:我的产品很好,我卖的很好,我很赚钱,我很幸福。说说产品好、卖的好就行了,可偏偏还要说自己很赚钱、很幸福,明明不赚钱、不幸福怎么办,只能通过各种作弊工具去刷收到了多少款,不知道从哪借的保时捷去拍拍照,晒晒幸福,朋友圈里最怕晒幸福了,你这么赚钱,我肯定也可以,然后就成了下线,成为下线的前提先得囤点货,就这样一级一级的发展,成为早期微商最主流的模式。


       这种模式显然是不长久的,商品如果不流通到消费者手中,全部积压在渠道,最终只要渠道这边无法再出货,整个模式就会崩盘,所以早期微商都有一个怪象就是,请代言人不需要2年,只要3个月就行了,因为微商品牌周期都非常短,过了3个月圈完钱就再转其它品牌了,今年6月整个微商犹如中国的A股一样,集体大崩盘,业绩纷纷下滑,下滑60-70%算好的,坏一点的基本上团队解散,整个传统微商模式基本宣告终结,平台微商大势所趋,这也是为什么陈sir也要转型做平台的原因吧。


       平台微商最大好的好处就是有统一的管控,可以对商品的品质把控,可以对微商的层级管控,可以对消费者维权进行保障,可以对微商提供信用体系,所以平台微商是解决传销、代理囤货、暴力刷屏最好的办法,而微盟是平台微商最早的提出者和实践者,在去年底我们就开始筹备了平台微商,今年年初推出的V店正是平台微商的代表。我们通过对商家资质的严格审核杜绝假货的出现,通过对微商从业人员提供一套社交信用体系来提供整个微商行业信任度,我们与众安联合推出消费者保障计划正是去解决维权难的问题,我们反对多级分销,反对囤货,提倡零门槛开店,让微商从业人员无任何开店风险。V店在今年推出以来,我们迅速吸引了大量优秀品牌的入驻,如探路者、外交官、良品铺子、白色恋人、百草味、西域美农、老板电器、金字火腿以及最近入驻的韩束,这些品牌都是在淘宝类目前三的品牌,正是因这些品牌看到微商的前景以及对平台微商的拥抱,才让V店可以在短时间内积聚近500万的个人小店主,这些小店主无需囤货,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品牌,自己可以购买,也可以推荐给朋友购买,自己购买可以返佣,推荐给朋友可以获得佣金,而朋友买到的商品价格比淘宝还要便宜,因为在V店是没有广告费,原本在淘宝里面30%的广告费在V店里全给到了消费者或者中间的小店主,真正的去渠道化,让利给消费者。


       微商是对传统电商模式的颠覆,它充分的利用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进行口碑传播,而且缩短了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中间环节,从而降低了渠道成本,让利给消费者,同时利用衬交工具和互联网平台可以进行快速的传播,最关键的是在微商里面消费者关系是人与人的关系,不是人与店的买卖关系,这种关系更容易产生信任和情感,更容易产生购物决策。


       然而微商还处于早期,各种模式制度还不规范,要走的路还很长,再加上早期微商的野蛮生长,让消费者对微商产生了排斥心理,所以更需要品牌和平台一起来重新建立行业规范,改变消费者对微商不好的认知,而品牌和微商平台无疑是长期的相互依存,我们欢迎所有的品牌一起进驻微商,一起来制定行业规范,一起来改善消费体验,平台需要品牌,平台对品牌更多的是机会。